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郡主有喜,风光再嫁
  4. 第177章 原来如此
设置

第177章 原来如此(1 / 2)


x 菊香豁然起身“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他们传信儿过来的时候我还不信亲自去看了的!”竹香瞪眼说道。

菊香脸色莫名“不绝不可能。”

“走去看看!”萧玉琢皱眉立时向外走去。

她对菊香的医术有信心可有时候人的身体也是复杂多变的病情反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嘛!

她这般安慰着自己匆匆去了长房院中。

大夫人在院中神色仓皇的站着。

瞧见萧玉琢来她立时指着菊香道:“你不是说能够救老爷么?你瞧瞧你把老爷害成什么样子了?老爷若是有什么不好我要你的命!”

大夫人说着就哭了起来。

萧玉琢不悦皱眉“大伯娘这是咒谁呢?还没怎么样呢就叫叫嚷嚷的您当家主母的气度哪里去了?”

“呵你这二嫁的人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我是你的长辈!”大夫人厉声说道。

萧玉琢还未开口便听“哗啦”一声。

一套茶具连带着茶盘都被人砸了出来。

碎裂在院中。

那茶盘更是咣咣在地上砸了两下磕掉了角。

“给我药……我不戒了不戒了……快给我药!”萧大老爷被两个家丁挡在门内不能出来他咆哮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凄厉。

“有办法么?”萧玉琢看着菊香。

菊香皱了皱眉“若能近身婢子还能一试。”

可看萧大老爷此时癫狂挣扎的样子似乎已经不能冷静下来叫菊香为他诊疗了。

“竹香”萧玉琢唤她过来在她耳边道“你去把他打晕。”

竹香微微一愣那是大老爷呀!

打晕大老爷大夫人能放过她么?娘子也会被牵连吧?

但见萧玉琢目光坚定毫无犹豫。

竹香只好深吸了一口气飞身上前趁着大老爷和家丁撕扯之时猛地一掌劈在他脑后。

大老爷嗷的惨叫了一声却是身子一软趴在了家丁怀中。

大夫人见状叫的比大老爷还惨“天杀的萧玉琢我和你拼了!你连自己的大伯都敢动手啊!我跟你拼了!”

大夫人要上前抓挠萧玉琢。

萧玉琢身后两个年少的小丫鬟立时上前一步两人架住大夫人。叫她并不能靠近。

那两个丫鬟看起来年少纤瘦却是竹香的小徒弟手上的力气可是一点儿都不小。

任凭大夫人叫的凶却根本碰不到萧玉琢一根指头。

竹香叫人将大老爷抬进屋内放在床上。

菊香进去为他诊治。

大夫人的叫声已经引来了萧家其他院中的人。

原本大老爷犯病的事儿并不想叫其他人知道毕竟是萧家长子脸面比命都重要。

先前犯病他都极力压抑着自己任凭断药时候痛苦难当他也没有嘶吼咆哮叫旁人发觉。

这回因为大夫人的叫喊吵嚷却是摁不住了。

几个院里的人都来了就连老夫人也派来了身边仆妇前来问问究竟是什么事儿闹得萧家家宅不宁。

“就是她是她目无尊上在萧家闹腾!她连自己的大伯都敢动手仗着自己身边有懂武艺的丫鬟就打伤了自己的大伯……大老爷现在还在昏迷之中若是大老爷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大夫人当着萧家前来众人的面坐在地上指着萧玉琢哭得好不可怜。

萧玉琢带着竹香和几个丫鬟随从挡在大老爷卧房门前不叫任何人靠近。

菊香正在里头为大老爷医治梅香给她打下手。

大夫人的控诉叫众人都狐疑的看着萧玉琢。

她面色清清冷冷。仪态端庄沉静。

大夫人却哭得鼻涕一把泪两行看起来真像是她霸道又强势的欺负了大夫人。

且大夫人哭得凶却不听闻她解释一句。

连三夫人和住在娘家的十五娘都忍不住开口道:“郡主可是有什么隐情?你快说说呀别叫大家伙儿都跟着着急!”

萧玉琢垂了垂眼眸“大伯身体不适菊香正在里头医治大伯他是我大伯是萧家的中流砥柱萧家是我娘家我为何要害我大伯?”

是没理由啊!

娘家好了她才能好呀!

可是大夫人跟萧家大伯不更是荣辱一体的么?她哭得这么可怜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菊香医术很好的她定能医治好大伯……”十五娘上前想要搀扶大夫人起来。

大夫人却猛地把手一挥“她救过你的命。你自然替她说话!你受她们蛊惑早就好赖不分了!”

十五娘被她推得一踉跄险些跌坐在地。

三夫人连忙上前扶住十五娘“大嫂你也说了菊香救过十五娘的命可见她的医术是好的你还在这里闹什么?”

“是我在闹吗?她医术好能救得人命要害人不就更简单了?”大夫人怒道“你们早就把胳膊肘拐到她那里去了!你巴不得大老爷病重了吧!若是没了大老爷你家三老爷岂不是就更显的重要了?!”

大夫人这话一说可把三夫人给气坏了。

她脸色大变“大嫂你这话诛心不诛心?我是那样的人?我家相公是那样的人?我们都是坏人都盼着萧家不好只有你一个人盼着萧家好吗?哈。这话真是!真是……我对天发誓若是我存着半分盼大哥不好的心思叫我天打雷劈!死无全尸!”

连诅咒毒誓都出来了三夫人可见真是气得不轻。

“阿娘……大伯娘这会儿都糊涂了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十五娘连忙上前拉住自己的娘亲眼泪都快下来了。

大夫人自知失言但愤怒叫人失去理智她这会儿只觉帮萧玉琢说话的人都在跟她作对都要害她。

她防备的看着三夫人和十五娘气哼一声。

萧家其他人见这情形连劝都不敢劝了。

免得大夫人再扣给他们一顶恶人的帽子。

长公主和萧家四爷看着重午和长康两个孩子歇息的早。

刚开始听说这院儿吵闹只派了两个丫鬟来看看情况。

听说是萧玉琢和大夫人脸对脸的扛上了。

大夫人扬言称萧玉琢叫人动手打晕了大老爷。

这事儿可不得了吓得长公主和萧四爷也披衣起来往这院儿来。

进来就看见萧玉琢站在门外廊下率着好些丫鬟随从挡住门不叫人靠近。

她的清冷镇定的脸色她那一身刚直的气势还真像是领兵作战的女将军。

长公主还微微一笑“唯有我女儿方能有这般气势!看见没有?!”

她戳了戳萧四爷。

萧四爷无奈点头他担心自己的大哥担心萧家的和睦显然多过自家女儿现在是不是够威风“玉玉究竟是怎么会事儿?你快快同大家解释清楚啊!若是有误会就快快澄清!”

萧玉琢摇摇头“这话我不能说等大伯醒了以后还是叫大伯同你们说吧。”

“瞧见没有!她这是没话说了四弟呀你看看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如今她连你的话都不听了!萧家是没人管得了她了呀!这般纵容她明日她就叫整个萧家跟着她陪葬!”大夫人坐在地上拽着萧四爷的衣角说道。

“呵这话说谁呢?!”长公主立时上前一步一把将萧四爷拽到一旁离大夫人远远的好似嫌弃大夫人的手弄脏了萧四爷的衣摆一般。

长公主日日看着孙子有小孩子逗乐她心情好了身体也日渐好了起来。

加之菊香的精心调理如今她一开口可是中气十足的昔日那个威风赫赫的长公主殿下好似又回来了。

大夫人不敢跟长公主吵知道一言不合她可是会动鞭子的人。

对上大公主她只坐在那儿嘤嘤的哭可怜巴巴的。

二夫人上前搀扶她她却也不肯起来。

大夫人坐在地上卖可怜哭着耍赖的时候上房的门却忽然开了。

门内的灯光倾泻而出。

几乎聚齐了萧家所有主子的院中霎时间静谧无声。

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门前。

萧玉琢也连忙回过头来。

只见萧家大老爷孱弱疲惫的站在门前。

菊香和梅香扶在他两侧。

他脸色苍白浑身像是很冷一样止不住的发抖“别闹了郡主是在救我都散了吧。”

他说话声音微弱。

偏偏院子里安静得很此话一出所有怀疑的目光都落在大夫人身上。

她原本坐在地上不住哭泣显得很可怜。

可这会儿大老爷此话一出。萧玉琢根本不用解释什么更是格外显得大夫人不懂事!

而萧玉琢一直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固守着门前倒显得知礼又持重了。

“快起来吧大嫂是你误会了!”二夫人两忙上前给了个台阶搀扶大夫人起来。

大夫人心头又急又怒“他早被那丫鬟蛊惑了心智了!”

大夫人指着菊香说道。

院中原本和缓的气氛瞬间又尴尬横生。

萧玉琢叹了口气“我瞧见祖母院中的嬷嬷也来了如今大伯身体虚弱此时先叫大伯休息明日到祖母那儿再向家人解释此事吧。”

“何须拖到明日……”大夫人红着眼怒视着萧玉琢。

“你就盼着我现在死吗?”萧家大老爷显然也怒了。连死字都不忌讳了。

眼看他脸上唇上都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强撑着起身来解释一句的。

大夫人缠着不放尤其显得不懂事儿起来。

“大嫂大哥现在已经醒过来了你且稍安勿躁等明日……”二夫人温声劝着。

大夫人捂着嘴大哭起来“是她用药要害你们大哥呀……”

“住口!”听闻提及用药萧大老爷当即一惊厉声喝道。

呵斥这一声仿佛伤了他的元气他气喘不已抬手指着大夫人。

指尖颤抖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这妇人疯了疯了!将她送入卧房。看管起来莫要叫她胡说八道!”萧大老爷怒道。

大夫人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被大老爷命人架起来之后她再不敢乱说话呜呜哭着被拖离了众人的视线。

“都散了吧我没事。”大老爷疲惫说道。

他的几个兄弟弟媳目光担忧的看着他且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好奇。

但见他已经转身往屋里走众人也不好再纠缠。

不多时便陆续散去。

长公主和萧四爷没走他们看着萧玉琢目光深沉。

“玉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长公主问道。

萧玉琢望了上房一眼“我这会儿也不甚清楚还是等明日让大伯解释吧。”

“你怎么会不清楚……”长公主狐疑再问。

萧四爷却拉了她一把“玉玉这会儿不便说你就别问她了且让她去看看究竟情况怎样吧!”

菊香还没有出来萧玉琢的目光一直往屋里瞥。

萧四爷知道她定是也忧心着呢。

且刚才大夫人那一句“用药”定然不是空穴来风。

若是什么不利于大老爷形象的话叫玉玉这个晚辈怎么好说出口。

萧四爷虽是个大老爷们儿可诗人的心总是敏锐的他倒比长公主更细心的体察了女儿的为难。

长公主点点头“那你去看看吧有什么事记得告诉阿娘阿娘还在这儿站着呢断然不能叫你受了欺负!”

萧四爷握住长公主的手微笑道:“玉玉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你替她操心了……”

“再怎么长大那也是我的孩子!”长公主一面和萧四爷远去一面不服气的说道。

萧玉琢心头暖暖。见父母走远她提步往上房去。

这儿本是大夫人的地方不过这会儿大夫人却被看管在了别处。

“大伯!”萧大老爷在床上歪着眼目无神浑身颤栗不止。

“菊香?”萧玉琢狐疑皱眉。

先前几次看大伯不是已经好了很多了么?

且菊香说这药的药瘾日后就渐渐不那么难以忍受了……怎的如今看起来倒像是比先前更难忍了?

菊香拔了萧大老爷手上的几根金针以后他长长的松了口气。

“真是噩梦一场……”他喟然叹一声。

萧玉琢皱眉看着他不由想起了自己那个噩梦梦中的自己也是这般痛苦苛求那一点点能让她感觉倒舒服放松的毒药。

即便知道那东西会一点一点蚕食她的意志吞没她的理性一点一点扼杀她。

可那种骨子里冒出来的渴望得不到时候的急切真的能把人逼疯。

“我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再叫我吃一颗就一颗缓解了我如万蚁噬心的煎熬哪怕叫我立时去死我都愿意……”萧大老爷绝望的说道。

菊香却站在一旁冷冷的开口“记得婢子叮嘱过您您服用这药的时间不长药瘾不算非常严重虽然会难忍但是忍过了头几次的煎熬日后会越来越容易。切记切记不可再服食那药复染那药药瘾就会如火星落入油中几乎一发不可收拾。再想戒断……难上加难。”

萧大老爷连连点头。“你这话我都记着呢!一句不敢忘莫说服食了我连想都不敢想啊!”

菊香却是摇了摇头“您之所以今日药瘾发作这般厉害就是因为昨日下午到晚间某个时候重新服食了那药。”

“不可能!”萧大老爷当即拍着床榻说“我岂是那般没有一丝毅力的人?说不会偷偷服用就是不会!我若服了就是服了有什么好抵赖的?”

菊香皱起眉头看了萧玉琢一眼“娘子……”

“昨日菊香说的那个时间段大伯在做什么?”萧玉琢眯眼问道“可曾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萧家大伯怔了怔细细回想了一番“我就在家中那会儿有些心烦意乱便拿了本闲谈游记在看。哦傍晚的时候我喝了菊香开的药那药喝下去就是一阵舒爽好似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神清气爽恍惚飘然……”

他说到这儿声音戛然而止。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