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郡主有喜,风光再嫁
  4. 第69章 真心维护
设置

第69章 真心维护(1 / 2)


x 萧玉琢打了个寒颤晓是她从来不喜欢柔美的男人但梁生这姿态笑容还是叫她觉得仿佛看到人间最美再待下去只怕她也要被蛊惑的意乱情迷了!

她连忙回过头去按着丫鬟的手低声说:“快走。紫”

“娘子留步。”梁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萧玉琢不禁冒出了一背的汗有来无回?不让走了?

她忐忑不安头一回觉得嫖客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只听闻梁生踩着木屐哒哒的脚步声越走越近。

她握了握竹香的手暗示她准备好若是不能顺利的走逃也要逃走!

梁生却在主仆一行身边站定抬手做请“松竹馆这会儿正热闹娘子这么出去遇见了长安城里的熟人难免尴尬。这边请。”

嗯?

萧玉琢微微一愣。

“娘子请。”梁生又弯腰做请。

萧玉琢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脚大步顺着他指的方向向前。

有梁生带路一路上果真没有遇见什么人。

顺顺利利的从一个角门离开了这占地不小的松竹馆。

松竹馆外头的小厮跑去将她的车马引到角门外。

梁生拱手送萧玉琢上了马车“娘子有空常来坐坐。”

萧玉琢点头心里却一阵心虚后怕这地方打死她也不会再来了!

梁生微笑着后退了一步拱手目送马车离去。

马车出了巷子萧玉琢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几个丫鬟坐在她身边瞪大眼睛紧张不安的看着她谁都没敢先说话。

“郡主……”最是寡言的菊香却忍不住先开口道。“您饮酒了?”

“吃了两杯果酒。”萧玉琢摆手“许是沾了酒水在身上所以有些酒气。”

菊香应了一声低头未再开口。

“这松竹馆不简单。”竹香却是皱着眉头道。

两个平日里话少的人都开了口最是话多的梅香却一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怎么个不简单法儿?”萧玉琢抬眼问道。

“出来的一路上暗中潜藏了不少的高手。若非有那人相送只怕想出入松竹馆却不是那么容易的。”竹香说道。

萧玉琢摆手浑不在意道:“他们做这种生意的地方不养上好些打手怎么行?万一有人惹事总要有压得住场面的人吧?”

电视里不都是这样?

竹香皱眉主子说的有道理是她多想了?

主仆四人一路再无话说。

宵禁的鼓声远远传来车夫将车驾的飞快。

终于赶在各坊落锁之前赶回了将军府所在坊内。

回到府上萧玉琢叹了口气。

这一日的经历如今回头想想倒也颇有意思。松竹馆那般风月场只怕是以往的郡主怎么也没想过要去的吧?

结果她顶着郡主的皮囊大大咧咧就去了。

她咧嘴“呵呵”一笑小丫鬟打起帘子。

她抬脚进屋笑声未落整个人却霎时僵住。

正房里头灯火辉煌亮如白昼。

正对着门口的坐榻上端坐这一人身形稳稳如钟。

见她进门那人缓缓抬起头来面色黑沉目光如炬的落在她脸上。

萧玉琢一脚踏进门内一脚还僵在门外霎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他目光之中僵立在门口。

门外跟着她的丫鬟不知什么情况探头向屋里看去。

瞧见屋里脸色黑沉如墨的景延年连忙将脑袋落回去噤若寒蝉。

萧玉琢稳了稳心神勾着嘴角收回僵在门外的那条腿脚步从容的走进屋内“郎君今日回来的好早啊?”

“夫人整整一日不在府上夜色浓重方才归来。”景延年声如钟磬却泛着冷意“去哪儿了?”

萧玉琢呵呵一笑“郎君是关心我还是审问我?”

景延年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侧脸看她“你想叫我是关心还是审问?”

“那全凭郎君的意思了。”萧玉琢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萧氏!”景延年压抑的怒气恍如欲要喷薄的岩浆。

萧玉琢斜看了他一眼“在这儿呢?将军一连多日不归我出趟门将军就回来了一回来就质问我……将军这般的关心还真是叫人受宠若惊呢!”

“你喝酒了?”景延年没有理会她嘲讽的语调浓眉倒竖。

萧玉琢笑着歪在矮几上“是吃了些果酒。”

“和谁?”景延年沉着脸问。

萧玉琢笑的越发肆意大声“和谁?自然是和男男女女反正不是和将军就是了!”

景延年深吸一口气抿着唇沉默的看着萧玉琢。

他漆黑的眼眸之中翻滚涌动着强烈的情绪。

若是以往的郡主早就怕的不行了吧?

她却得意轻笑笑容明媚张扬好似唯恐气不死他一般。

景延年霍然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身边半蹲下来凝视着她的脸“我说过的话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过?”

萧玉琢目光迷离的落在他脸上“哪句?郎君说叫我离你远一点不要烦你不要招惹你……唔这些话我都记着呢铭记在心。断然不忘。”

景延年眸色一沉胸口恍如被人闷声打了一拳。

他紧紧盯着她。

她却连看都不看他目光落在跳跃的灯烛之上抿嘴轻笑。

景延年鼻翼微动忽而伸手将她抱起阔步向内室走去。

萧玉琢的几个大丫鬟原本都在门外候着不敢进得门内唯恐被主子们的怒火波及。

但又担心郎君盛怒之下会对郡主做什么所以三个人都从门帘子的缝隙里朝里窥探。

瞧见郎君将郡主抱入内室三个丫鬟的反应却各有不同。

梅香嘻嘻一笑掩口小声道:“我老子娘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咱们快将门关上明早起来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竹香皱眉并没有梅香那么乐观却又觉她说的也是道理。

她正伸手要关门的时候菊香却一把撞开她掀开门帘闯进屋里。

梅香和竹香吓了一跳“她……这是发什么神经?”

竹香比梅香动作快也跟着跳进屋内一把钳住菊香的肩膀攥住她手腕附在她耳边道:“主子们若要在内室和好你如今冲上前去岂不是将一切搅合糟?”

菊香脸色沉沉紧抿住嘴一言不发。

“咱们几个数你平日里最沉稳这会儿是怎么了?”竹香压低了声音问道。

梅香也跟了进来帮着竹香一道将菊香往门外拖“你傻了是不是?郎君抱着娘子进里头去要做什么你不知道是不是?这儿有你什么事儿?是你能闯进去的时候?”

菊香嘴巴闭的紧紧的硬着头皮竖着耳朵听着里头的动静就是不肯退出去。

梅香竹香钳制着她不叫她往里头闯也没着急往外退。

三人僵持在门口处都侧耳凝神。

“滚出去!”萧玉琢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景延年俯身手支在她枕侧垂眸看着她。

他眼眸里如滴入了浓墨黑沉沉的化散不开他薄唇紧抿看得出隐忍的怒气“萧氏别挑战我的忍耐我说了我不会休了你。不要一再试探我的底线。”

萧玉琢冷笑一声“你既知道我一整日都不在家里应当不会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吧?”

景延年呼吸加重眼眸之中似乎燃起了一束炽热的怒火。

“既然知道又何必故作不知?就是为了遵守自己不会休弃我的承诺?”萧玉琢笑着摇头“别勉强自己了也别为难我。你一纸休书给我你我都落得轻松自在。”

景延年怒极手指都收握成拳。

她侧脸看了看他攥起的拳头“怎么想动手啊?”

景延年却忽而俯身吻住她的唇。

他吻得霸道吻的强势几乎要吞尽她口中的空气。她的胸腔都变得紧张压迫。

她猛的张嘴狠狠咬了下去。

一股血腥味蔓延在两人唇齿之间。

景延年眯眼抬头刚刚离开她艳丽润泽的唇。

忽而“啪——”的一声脆响。

门口站着的三个丫鬟绷不住蹬蹬蹬一个比一个快的蹿到内室。

内室里的情形不由叫三人瞪大了眼。

萧玉琢躺在床榻之上景延年从床边退了一步。

他俊脸之上一个巴掌印子十分明显。

萧玉琢按着床榻坐起脸上是冷冷的嘲讽和薄薄怒气。

景延年的脸色黑的难看。

丫鬟们屏气凝声恨不得就地消失。

郡主竟然打了郎君?而且是打了郎君的脸?

更要命的是她们三个竟然冲进来一个一个瞪眼看着?

梅香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掂着脚尖就往外退。

可她还未退出屏风便瞧见萧玉琢嚣张的抬着下巴道:“郎君叫我躲远些。如今我躲得远远的了郎君倒是一次次凑到我面前来?我堂堂寿昌郡主岂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这话听得耳熟。

景延年面色一滞似乎很久以前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

萧玉琢脸上的笑意越发刺目。

他胸口憋闷的难受五指收紧指节咯咯作响。

萧玉琢白皙的脸颊微微向他侧了侧冷嘲的笑意好似等着他赏她一巴掌似得。

她一再挑衅景延年终于忍无可忍猛然抬手。

他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聚拢在他右掌之上。

猛然出掌。

萧玉琢不由闭目。

“哗啦——”一声。

三个丫鬟惊呼。

萧玉琢睁眼一看那四扇的蝴蝶百花屏风倒在地上粉身碎骨。

景延年收回手脸色难看之极“我没能叫夫人满足倒要去外头寻欢是我这做夫君的太失败。”

他终于将话挑明了。

萧玉琢没来由的觉得心口提着的那股气松懈下来“也不能全怪郎君只能说我们彼此不合适吧。”

接下来就该说好聚好散了吧?

景延年冷哼了一声提步而去。

萧玉琢张嘴他却只留了一个背影给她。

“诶?怎么走了?”

门帘啪嗒落下。

连他的背影都瞧不见空余脚步声渐行渐远。

萧玉琢迟疑的转过脸来看着三个丫鬟“他这是什么意思?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居然走了?”

梅香拍着心口跪坐在床榻边上“真是吓死婢子了郡主。您是不是酒吃醉了?”

萧玉琢摇头“没有啊只是两杯果酒我酒量再差也不可能醉了。”

“那您这是做什么呢?故意激怒郎君于您有什么好处?郎君如今不是已经都……”梅香皱眉撅嘴声音小的不能再小“欲擒故纵也差不多了吧?郎君如今心思分明都在郡主这里了过犹不及啊……”

萧玉琢翻了个白眼欲擒故纵?谁跟他玩儿欲擒故纵?

菊香的眉头皱成了一个死结“郡主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如今还怕他跟我动手不成?他胆敢动我一根指头我明日就回萧家去!”萧玉琢叹了口气“没想到他倒是沉得住气。”

菊香脸色暗沉欲言又止。

“罢了以他的性子。只怕这个窝囊气是受不得的便是不想休了我我倒要看看他能忍耐到几时?”萧玉琢呵呵一笑起身到妆台前卸妆。

三个丫鬟你看我我看你都从彼此脸上看到忧色。

梅香上前为萧玉琢卸去朱钗环佩低声缓缓劝道“郡主何不趁着现在郎君心无旁骛关心郡主的时候为郎君生下一儿半女?如今王姨娘伤了身子郎君也不到她院中去……更没有旁人争宠正是为郎君诞下子嗣的好时候。”

“生儿育女?”萧玉琢音调微扬。

梅香连连点头“是啊如此便是以后郎君心思不定或是又有那小人魑魅魍魉也不必怕毕竟郡主才是正房郡主的孩子才是嫡出。有了孩子女人这辈子才算是安稳。”

萧玉琢冷笑一声“如果要靠得孩子才能维持的安稳得是多可悲的安稳?如此的安稳我宁可不要也不想苟且的过日子!”

梅香闻言惊愕的瞪眼“世间的女子不都是这般吗?怎么就可悲了?”

萧玉琢冷哼一声。

菊香身子一震悄无声息的垂头退了一步。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