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我爸重生在了高冷学神身上
  4. 第60章 终章他真的给她找到了天使。
设置

第60章 终章他真的给她找到了天使。(1 / 2)


肖衍来参加了同学聚会, 所有人的很诧异,以前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此类聚会。

此时的他,身份已不同往昔, 算得上知名的公众人物了,进了包厢之后,立刻有同学起身相迎, 想与他攀谈交流。

肖衍礼貌地回拒之后, 望了林初穗一眼。

林初穗原本瘫在沙发上吃虾条来着,在他进屋的瞬间,坐直身子、扔了零食,严阵以待。

肖衍迈腿朝她走了过来,林初穗立刻起身坐到了陆驰陆甜中间, 孪生兄妹成了她的左右护法。

肖衍迟疑片刻,然后坐到了角落里的许嘉宁身边。

许嘉宁心里气肖衍抛下妹妹一别多年,见他过来,自然没给好脸『色』,冷声道:“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

“肖总大忙人。”许嘉宁冷笑:“您事业为重,区区同学会,倒也不必亲自前来, 派助理过来帮我们把帐结了就行。”

肖衍知道他在为林初穗打抱不平,所以没有他计较什么, 只道:“有姐夫在, 哪里用得着我结账。”

“姐夫”两字,倒让许嘉宁冰冷的神情稍稍缓,不在他互怼。

林初穗低声问陆甜:“肖衍也报名同学会了?”

“报了呀。”

“你怎么不早!我妆都没化。”她怨念地看了眼陆甜:“还不闺蜜了!”

陆甜无辜地摊手:“我叫你化妆来着,你自己觉得,我们这同学, 不配让你化妆洗头。”

林初穗:......

陆甜继续道:“今晚咱们在榭汀会所,就他定的,所以咱们的所有费用,也他出。”

“凭什么让他出。”林初穗略有不满:“你们就欺负他吧,谁的钱不辛辛苦苦挣来的。”

“哟,这就护上了?”

“我这维护正义公理。”

“你就嘴硬吧。”

肖衍抬头望了陆驰一眼,陆驰会意之后,立刻起身道:“各位,各位,大家坐在这里也挺无聊的,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啊?”

“什么游戏?”

“在坐还单身的,举手。”

众人面面相觑,便有五人举了手,林初穗也毫不犹豫地举了手。

肖衍望她一眼,也跟着举了手。

陆驰走到茶几边,拿出了一副牌,洗了洗,道:“咱们的同学会,自然撮合一对算一对,既然大家都单身狗,咱们就来抽牌,抽到了相同点数牌面的人,今晚就一夜情侣,怎么样?”

林初穗立刻放下了手,这什么破游戏。

无聊。

“好啊!”

“来来来,这好玩!”

周围同学们的『性』质似乎很高涨,陆呦望向角落里那几漂亮的女同学,她们似乎也很愿意参与进来。

不至于吧...这破游戏,她们能愿意班上这吊丝男生一夜情侣。

不过很快,林初穗就注意到她们的眼神,意味深长地打量着肖衍。

她反应了过来,肖衍这不还单着吗。

林初穗瞬间心情不爽了。

陆驰洗了牌,问她:“初哥,你这一会举手一会放下的,到底玩不玩?”

“这么无聊的游戏,我然...”

她迟疑地抬头扫了肖衍一眼。

包厢昏暗朦胧的光线中,他衬衣的前面几颗扣子已经完全解开,『露』出流畅漂亮的锁骨,低头周围人话,嘴角噙着从容的笑。

周围几女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林初穗心一横,道:“我然玩,谁还不单身狗了。”

“那开始了。”

陆驰洗好了牌,给他们一一发了牌。

参加游戏的有十七、八位同学,至少得有一对抽到相同的牌面,大家相互看着各自手里的牌,都有紧张。

林初穗望了眼陆甜,陆甜的方块9。

“在,各自报出牌面呗。”

“黑桃k,红桃5,梅花2......”

轮到肖衍,他修长的指尖衔着牌,轻轻放在了桌上,众人好奇地朝他的牌望去——

“黑桃j。”

女生们传来一片惋惜之声,纷纷扔了牌,只有林初穗,看着自己手里的红桃j,有愣。

没、没这么巧合吧!

她立刻瞪了眼陆驰,怀疑他故意使诈。

陆驰摆出无辜纯洁的表情:“也!你不会学神抽到一样的牌了吧!”

林初穗嘴角抽抽了一下,你使诈还能更明显点吗?

她放下了自己的红桃j,道:“这轮有人作弊,不算啊。”

“谁作弊?”

“就你。”林初穗对陆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抱谁的大腿。”

“初哥,你这话的有点自作多情了。”陆驰笑道:“你不乐意遵守游戏规则,可以弃权嘛。”

“可以弃权?”

“然,你自罚五杯,弃权,把今晚学神的约会机会让出来,咱们这儿多的女孩愿意接盘呢!”

一众女生期待地望向了林初穗。

林初穗:......

她又不舍地拿起了那张红桃j,纠结犹豫片刻,咕哝道:“玩就了,谁怕谁。”

“好嘞!”陆驰愉快地:“那就开始吧。”

“怎么开始啊?”

“谈恋爱啊!”

“怎么谈啊!”

陆驰:“你以前怎么他谈的,在就怎么谈啊。”

“......”

林初穗别别扭扭地望了他一眼,肖衍倒霁月风情地微笑着,对她伸出了手:“过来吧,女朋友。”

既然他主动邀约,林初穗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他很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腕,两人坐在了同一张沙发上。

一靠近他,林初穗觉周遭的温度又上升了。

她拉开了肖衍攥着她的手,问道:“你不收买陆驰了?”

“嗯。”肖衍坦诚地:“利诱了他。”

“无聊。”

“挺无聊。”

林初穗看到他嘴角的淤青。

之前隔得远,包厢里光线又很昏暗,到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异常。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捏住了他的下颌,轻轻转了过来,看清了他嘴角确实有一块像被揍过的淤痕。

“谁打你了?”林初穗敏地问道:“谁欺负你?”

肖衍别过头,擦了一下嘴:“这没什么。”

“你刚刚出去遇到秦耐了不?”

她着便拿出手机,给秦耐打电话,肖衍顺势夺过了她的电话,道:“这我们的约会,我不想再不相的人身上浪费一秒钟的时间。”

林初穗也没有坚持,伸手轻触了一下他的嘴角:“你下周不还有发布会?”

“我都快忘了。”肖衍淡笑道:“你不林警官了,可以来给我做私人助理,我给你开高工资。”

林初穗也放松了下来,玩笑道:“给我开多高工资啊肖总。”

“我全部工资分红股票,够不够。”

“不稀罕,财大气粗的资本家。”

“这年努力了这么久,好像...也只剩下财大气粗了。”肖衍无奈道:“挺失败的。”

“肖总,能别凡尔赛了吗。”林初穗鄙夷道:“您全中最有潜力的科技公司主创首席,年纪轻轻就登上了青年首富榜,您这份失败,那边的陆同学沈同学,做梦都求不来。”

“那你呢?”

“我什么?”

“你对我,什么觉?”肖衍看着她,很认真地询问。

林初穗低头想了想,终于还诚恳地回答了他:“我以前一直想努力追上你,站在你身边,但这年,我看着你的背影慢慢远去,最后直接人都没了。”

就没了,彻底消失,再也看不到了。

今夜,在昏暗的灯光下,借着这契机,借着淡淡的酒精的氤氲,林初穗索『性』把压在心里的话全部了出来:“我那么努力想追上你,但你还走了,不我。”

“我没有...”肖衍心里有哽,嗓音压得很沉,有哑:“你知道我不不你,从来都不。”

他只想变好一点。

“那如果我不等你,别人在一起了呢?”

“那我就等你。”肖衍坚定地:“等你分手。”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