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六十八章
设置

第六十八章(1 / 2)


大结局?中

郑书意立刻给王美茹播回电话。

虽然夜已深, 王美茹显然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安然入眠,那句“我是时宴”依然萦绕在她耳边。

所以她接起来电话,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只得问一句:“终于洗完澡啦?”

郑书意:“大晚上的打电话干嘛?”

“你还不赖烦了。”王美茹冷哼一声, “就问问你五一回不回家。”

郑书意捂着手机,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时宴,然后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你想干嘛。”

青安是旅游城市, 每年五一国庆的票十分难买,而且路途拥挤, 所以郑书意和家里基本达成了这种节假日不回家的共识。

王美茹这么问,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美茹:“你别管我想干嘛,你就告诉我回不回家。”

郑书意没回答她,重新捂住手机,瞄了时宴几眼。

时宴靠着床头,手里翻动着杂志,抽空抬眼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

为了掩盖自己那一丝不好意思, 郑书意昂着下巴,清了清嗓子,“你五一有空吗?”

“没空。,”

书页翻动的声音挟裹着时宴简短的回答,“也要有空。”

郑书意没忍住伸腿踢了他一下,“你下次说话一口气说完行吗?”

随即又转过身背对他, 松开了捂着手机的手, “知道了,我看看吧, 最近事情挺多的,不忙就回来, 我到时候再通知你。”

大概是一语成谶,五一前的一个星期,事情像泄洪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郑书意实在□□乏术,连日常上班摸鱼的秦时月都被她抓来帮忙。

等到王美茹打电话来询问时,郑书意连带耳机的时间都没有,用肩膀夹住电话,一边整理手里的文件一边说道:“真不回来了,最近很忙,马上又要年中考核了,实在没空。”

王美茹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那你去忙吧,女大不中留了。”

挂了电话后,郑书意很快将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

五一节假期最后一天。

这是郑书意这个假期唯一的休息日,而时宴还在国外出差,傍晚才回来。她哪儿也不想去,在家里躺了半个下午,突然心血来潮跑去厨房准备做饭。

虽然两人平时不开火,但做饭的阿姨每天准时过来投喂,所以冰箱里永远有新鲜食材。

但食材锅具齐备是一回事儿。

在郑书意手里能不能变成一顿完整的晚餐又是另一回事儿。

两个小时过去,冰箱里空了一大半,成功出锅的却只有三个菜。

“还行吧。”

郑书意摘下围裙,自言自语赞叹道:“还算色香味俱全,时宴你到底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哦。”

爱迪生灯泡实验都失败了一千六百多次,她郑书意失败了五六次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这些背后的汗水她不屑于昭告世人罢了。

摆设碗筷的时候,门口玄关处传来了脚步声。

郑书意一喜,随便擦了擦手就朝外跑去。

“你回来――啦?!”

一句话在最后一个字猛然变调,似乎从惊喜变成了惊吓。

因为出现在门口的不止是时宴。

还有她的亲妈,王美茹。

郑书意连嘴巴都没合上,足足愣了三秒,才开口。

“妈?”

“怎么,”王美茹拉着行李箱朝前走了两步,“几个月不见,不认识啦?”

“……”

这语气,是她亲妈没错了。

郑书意总算缓过了神,怨怼地看了时宴一眼,然后乖乖上去帮王美茹拿行李。

“你、你们怎么一起来的?”

“机场遇见的。”

没等郑书意疑惑他俩怎么突然相认的,时宴便伸手从郑书意手里拿过行李箱,闻到一股味道,回头问,“你做饭了?”

郑书意点了点头。

等时宴拉着行李箱走了,她才小声问:“妈,你怎么说都不说一声就来了?!”

王美茹:“说了还叫做突击检查吗?”

郑书意:“……”

还真是班主任的通病。

她指了指时宴,“你们没见过面吧?怎么一起过来的?”

说出来郑书意可能不会相信,但是她的妈妈和她的男朋友确实没有凭借任何桥梁就在机场相认了。

仅仅靠着一张和郑书意如出一辙的脸,以及另外一张和照片没有差别的脸。

“是没见过。”王美茹抱着双臂,默默打量郑书意的居住环境,不咸不淡地说,“我在机场认出他了,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这么一起过来了。”

说完,她回头,眯眼盯着郑书意:“你倒是好,都住到别人家里也不跟我说一声。”

“哦,高三那年你跟团去新加坡也没跟我说一声啊。”郑书意低声嘀咕,“你跟我说你去牛棚坡。”

“……”

-

等时宴一出来,母女俩的对话立刻打住。

王美茹又变成了那个和蔼的王老师。

由于两人一路从机场过来,郑书意不知道他们聊了多久,总之现在没有出现她想象中的冷场。

但终归是第一次见面,王美茹看时宴的目光始终带了点审视的态度。

直到饭菜上桌。

她吃了几口,眼里的审视无缝转变成怜爱。

“你们平时就吃这?”王美茹想了想,“算了,总比外卖健康点。”

一句话,掐灭了郑小厨娘对比爱迪生给自己找到的自信。

“不怎么吃。”

时宴淡定地说,“一般都是我做饭。”

王美茹满意地点头:“辛苦你了。”

时宴:“甘之若饴。”

郑书意:“……?”

一共就吃过你做的一顿饭,要点脸?

-

虽然王美茹的突然出现让郑书意很是猝不及防,但终究是几个月没见了,郑书意还是很想念她。

况且这么远赶过来见一面,郑书意还是很感动的。

甚至在晚饭后,王美茹说见到她男朋友,觉得很好,她也就放心了,晚上得赶回青安,明天还要上课,就不打扰她了。

想到妈妈这么匆忙,郑书意差点鼻酸到哭出来。

时宴却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这种场合还笑得出来,是个人吗?

人在感性的时候总容易丧失理性。

王美茹要走时,郑书意跟她抱了好一会儿,依依不舍地把她送到了动车站。

直到人走了,郑书意还多愁善感地看着车站。

好一会儿,情绪渐渐平复,理智归位,她回到车上,才后知后觉地看着时宴,问道:“可是你们为什么会在机场相遇?”

这个问题问得好。

青安是个没有机场的小城市,王美茹来看她,怎么也不该是落地江城国际机场。

时宴握着方向盘,紧抿着唇,眼里却有笑意。

“你说啊。”

郑书意摇他手臂,“你不是从法国回来吗?你们怎么会在机场遇到?”

“因为,”

时宴用温柔的语气地说出最伤人的话,“阿姨刚刚从马来西亚旅行团回来,要在江城换乘高铁回青安。”

郑书意:“……”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