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五十七章
设置

第五十七章(2 / 2)


“干脆由主持人亲自为您唱吧。”

“咳咳,要开始了。”

――“难道我又我又初恋了~”

――“不可能我又我又初恋了~”

――“可是真的真的初恋了~”

――“这一种feel~”

“……”

-

转眼到了周五,清晨下了一阵小雨。

郑书意把伞挂到公司阳台沥水,回来的时候,孔楠跟她使了个眼神。

“怎么啦?”

郑书意一边开电脑,一边随口问道。

“那个……”孔楠环顾四周,人虽然不多,但办公室从来都不是密不透风的,她总感觉自己说什么都会被传出去,于是说道:“我给你发微信。”

“干嘛呀神神秘秘的。”

郑书意刚拿上手机,唐亦便走到她旁边,敲了敲她的桌子,“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哦,好的。”

郑书意立刻起身跟着唐亦过去。

关上门后,唐亦坐到办公桌后,有些烦躁地脱了外套。

“你谈恋爱了对吧?”

“是啊。”郑书意点头,“那天都跟你说了,我不参加公司的联谊哦。”

“一天天的哪儿那么多联谊我又不是开婚恋介绍所的。”

唐亦放下手机,敛了神色,郑重道:“跟你说个事儿。”

“首先说一下,我不是打探你隐私啊,但咱俩虽然是上下级,也这么熟了,我平时也把你当朋友的,前段时间你状态很不好,还在公司大哭了一场,那时候是失恋了吧?”

说起来有点丢人,但郑书意没否认。

“嗯……算是吧……”

唐亦努努嘴,眼珠子四处看了一圈,才说:“现在又交男朋友了?”

“嗯。”

唐亦的脸色越发不好看了。

“我跟你明说了吧,这几天有不少同事看见你下班后上了你男朋友的车,那是你男朋友的车吧?”

这几天她下班确实都坐的是时宴的车。

但他人只出现了一次,其他时候他没空,都只是安排司机来接她回家而已。

郑书意觉得怪高调的,所以每次都让司机不用直接开到公司楼下,停到斜对面一个路口就好,她自己走过去。

但她没想到,这样的行为在有心人眼里却变成了刻意遮掩。

而现在看唐亦的表情,不用明说,郑书意便已经有了猜测。

“怎么,公司有什么传言?”

“反正这种传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唐亦还先打了个铺垫,“就是说你交了个了不得的男朋友。”

郑书意干笑两声。

“是啊,那又怎样。”

她男朋友是挺了不得的。

问题在于当初手机里秦时月说的那一声“你跟我舅舅在一起啦?!”

秦时月的声音,许雨灵并不陌生,她听得出来。

而公司里每个人都知道秦时月是个富二代,来这里实习也是玩票的。

秦时月都二十几岁了,舅舅不得五六十岁了?

一开始她也疑惑,郑书意不是跟时宴在一起吗?怎么又变成了秦时月的舅舅?

后来想想,可能换人了吧。

于是,这事儿一传二,二传三,渐渐就在公司的各个小群里流传开来。

唐亦也是长了耳朵的,自然也听说了一些。

其实这事儿就算是真的,这也是别人的私事,唐亦没资格管。

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大家认识几年了,平时也当做是朋友的,这种事情往深了想,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

说好听点,是找了个年纪大点的男朋友。

说难听点,谁知道人家有没有老婆呢。

况且最近副主编的位置空着,却不是悬而未决的状态,大家都知道候选人是谁。

这种时候来点桃色绯闻,直接点燃了全公司的八卦欲望。

唐亦问:“交男朋友没什么的,只是听说你男朋友年龄挺大了?”

郑书意:“……”

果然,她就知道。

唐亦问得委婉,但包含了太多信息,傻子才会听不出来。

一股闷气上来,郑书意“啪”得一下把手机扔到办公桌上,砸得办公桌的脑袋瓜子都嗡嗡嗡的。

唐亦:“诶,你别跟这儿发火啊,你就私下跟我说说,是不是真的?”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要是有那种想法,我何必等到今天?”

老的少的、高的矮的、丑的帅的、已婚的未婚的,接触下来,她有过太多次机会。

若真想靠此翻身,她现在怎么可能还在租房子住。

郑书意气笑,薅了薅头发,“而且我男朋友就是辈分高了一点,他见到唐主编你还得叫一声姐呢。”

唐亦:“……”

怎么感觉突然被攻击了一下年龄。

总之郑书意这么说了,唐亦没理由不相信。

“行,你的私事我不过问了,总归也不是大事,是误会就总会解开的,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唐亦虽然这么宽慰着,郑书意走出办公室时,还是很无语。

入行这些年,在各种桃色绯闻中,郑书意早就看到了圈子里一个隐形的跳板。

她们做财经女记者的,肚子里没点货是写不出文章的,更遑论和金融圈大佬们交流沟通。

而不少上位者就偏爱这样的女人,有才华有学识,若是再有几分姿色,那再好不过了。

既满足了色|欲,还能展现自己是个看重内涵的人。

这种事情出的多了,大家就见怪不怪了。

有的人干脆扯下了脸面,借此一朝飞上枝头,脱离了原本的生活。

而更多的人则是如履薄冰一般地工作,战战兢兢地保持着安全距离,生怕接触过了界,到时候就算有十张嘴也抵不过别人的有色眼镜。

但很多时候,甚至有些“怀才不遇”的男记者,自己没那个本事,看见别的女同事手握一线资源,就酸溜溜地以蔑视的语气说出“性别优势”四个字。

“主编找你说什么了?”

郑书意刚回到工位,孔楠就凑了上来,“是不是说你男朋友那事儿?”

郑书意瞥她一眼:“你也听说了啊?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也是今天早上进电梯的时候听隔壁组两个男的在哪儿逼逼啊,不过――”

孔楠拍了拍郑书意的肩膀,“我一个字都不信。”

郑书意挑挑眉:“这么相信我?”

“我不是相信你。”孔楠说,“我只是相信一个颜控的原则。”

郑书意:“……”

孔楠:“除非那位大叔长成刘德华那样。”

郑书意:“……”

不知道为什么,被孔楠这么一打岔,郑书意便消气了。

或者说,本来她也没有特别在意。

“所以你男朋友到底是谁啊?”

孔楠眼巴巴地凑过来问,“是咱们业内的吗?”

郑书意想了想:“算是吧,你应该也听说过他。”

孔楠:“谁啊?”

郑书意:“时宴。”

孔楠:“……?”

她晃了晃手指,“你开玩笑的吧?”

“没跟你开玩笑。”

郑书意心疼地看着被自己摔过的手机,“你要不信我现在当着你面给他打个电话?”

孔楠愣了好久,想起郑书意确实做过时宴的专访,也就没那么惊讶了。

“我信,我信,我虔诚地相信。”

郑书意半趴着,打了个哈切。

她没想过大肆宣扬自己男朋友是谁,但不愿意遮遮掩掩,搞得时宴像是见不得人似的。

在滋生绯闻的培养皿里,奋力为自己辩解往往是个死循环,还不如像唐亦说的那句“身正不怕影子歪”有用。

否则就等于被有心人牵着鼻子走,自己跳进坑里,她已经见过过太多这样的例子。

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天。

下午,郑书意休息的时候,撑着下巴,给时宴发了个消息。

郑书意:周末了,不知道时总今晚有没有空呢?

仔细算起来,他们还没一个正经的约会呢。

时宴:没空。

郑书意:“……”

无趣的人生。

郑书意:那你要干嘛?

时宴:要陪女朋友。

孔楠见郑书意对着手机一阵傻笑,嫌恶地皱眉,悄悄把椅子挪远了点。

-

一到下班的点,郑书意很反常地立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可惜走到门口却又被财务部的一个女生叫了回来。

她之前去美国出差的报销还没下来,贴的□□出了些问题,要重新核对。

这一耽误就是半个多小时。

时宴的车在楼下的停车位特别好认,郑书意站在一楼大厅,对着门理了理衣服,才一步步走过去。

虽然她内心很雀跃,但力求走出端庄的步伐。

车门打开,后座却是空的。

“人呢?”

司机也不太清楚,刚刚时宴下车的时候也没跟他汇报啊。

郑书意便没上车,站在车门边上给时宴打电话。

等了一会儿,对方接通后,她一边弯腰探进车里,一边说:“你在哪里呀?”

声音甜甜的,但她却在往车座底下看。

大概是戏瘾上来了,郑书意还掀了掀车垫,做出一副寻找的样子。

“我男朋友去哪儿了呀?可让我好找啊。”

然后又揭开车座中间的扶手箱看了一眼,“哎呀,这里也没有。”

“……”

时宴站在她身后,握着手机,突然产生了一股想掉头就走的冲动。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