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四十七章
设置

第四十七章(1 / 2)


第四十七章

郑书意是他命里的劫。

在时宴迈进诊断室的门, 看见郑书意安安静静地靠着椅子睡觉时,他就认定了这一点。

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看了许久。

好像从一开始,他对郑书意就在一步步地妥协。

到现在, 他似乎已经退到底线之外了。

想明白这一点, 时宴忽然释然了。

关于喜欢郑书意这件事,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认栽。

-

急诊室里人声喧闹, 有人来,有人走, 留下带着水渍的脚印。

郑书意垂着头,沉默许久。

时宴的话,把郑书意再次打入无地自容的境地。

仿佛在一遍遍地提醒她,曾经做了什么,并且一字一字地理解之后,郑书意能感觉到他的失望与挫败。

他那么骄傲一个人,产生了被她玩弄的感觉, 那一句“劫难”说出口时,他应该也很难受吧。

可是他既然来了。

即便他认为她是命里的劫难,他还是来了。

在郑书意心中那一块儿属于他的黑暗秘境里,他的出现就是一道光。

他没有彻底离开,断了他们的联系,就还有可能。

不知道是不是病中的人更多愁善感, 思及此, 郑书意在无边的酸涩中品到了一丝甜,却更想哭。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 指尖已经染上了润泽的感觉。

就在她的泪水要夺眶而出时,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女生突然阴阳怪气地出声:“惹, 来医院屠狗,这是人做的事吗?”

“……”

泪水又骤然收了回去。

郑书意缓缓扭头,看向那个女生。

女生戴着鸭舌帽,之间飞快地打字,估计也正在微信上进行吐槽。

感觉到郑书意的目光,她顿了一下,慢吞吞地转头,讪讪地说:“额……我说太大声了吗?”

郑书意吸了吸鼻子。

“啊,不好意思。”女生朝她做了个“请”的动作,并且戴上耳塞,“你们继续,我闭麦了。”

时宴:“……”

他伸手把郑书意的头掰回来。

“你走不走?”

“哦。”

郑书意低头看见他的外套还在自己身上,依依不舍地拿了下来,伸手递给他,“谢谢你的衣服。”

她举着手,心里却在祈祷:别接,别接,让我继续穿着。

显然时宴并不能听到她的心理活动,随手捞走了衣服,搭在臂弯便朝急诊室外走去。

郑书意:“……”

她拿了包,却没看见自己手机。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觉的时候滑落了,郑书意弯着腰找了半天才从椅子缝里掏出手机。

然而她刚要站起来,却见前方的时宴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她,脸上有些不耐烦。

“你是打算住在这里吗?”

郑书意还正坐在椅子上了,楚楚可怜地看着时宴。

“我头重脚轻的,走不动。”

这是真的,不是她在演戏。

刚刚捡起手机起身的那一瞬间,她确实感觉到了一阵眩晕。

时宴似乎是笑了一下。

郑书意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如果是真的在笑,那也一定是嘲讽。

他把外套穿上,三两步走到郑书意面前。

“你又开始了?”

“唉……”

郑书意长叹了一口气,抓着扶手,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

但她刚刚伸直了腿,双脚却突然离地。

时宴将她抱了起来,一言不发地朝诊断室外走去。

后面传来鸭舌帽女生长长的一声“惹……”

-

郑书意僵硬了好一会儿,缓缓抬起手,圈住他肩膀时候,见他没有排斥的反应,才敢轻轻环住。

感觉到她的小动作,时宴突然开口道:“郑书意。”

诊断室外的走廊人来人往,广播声音吵吵闹闹,而时宴的轻言细语,却格外清晰。

郑书意很轻地“嗯”了一声。

时宴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声音很轻:“你是不是就认定了我吃你这一套?”

郑书意心里微震。

他说这话的语气依然很沉重,可是虽然是问句,听起来分明却是陈述句的语气。

所以他是在变相地、无奈地,表达他的妥协。

他就是吃这一套。

郑书意没有说话,却感觉心里那股处于弱势的光亮好像一点点复燃。

这下她确定,人在病中是真的多愁善感。

当他说的话让她心酸的时候,她想哭,可是现在他慢慢妥协了,重新为她铺上了一条走向他的路时,她还是鼻酸。

好一会儿,时宴怀里才传来郑书意闷闷的声音。

“你不要连名带姓地叫我,听起来很可怕。”

时宴露出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然后一字一句道:“郑书意,不要转移话题。”

“我没有那么想……我哪儿敢,我就是比较柔弱。”

郑书意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得很没有底气。

其实她就是觉得,撒娇对时宴有用。

这种想法早就不知不觉刻进骨子里。

然而时宴显然不相信她的话。

“嗯,你继续演。”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