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四十二章
设置

第四十二章(1 / 2)


第四十二章

秦时月是个到哪儿都不会亏待自己的人, 即便被时宴摔了门,也不会影响她吃酒店特供套房宵夜的心情。

她喝着白葡萄酒,吃着生蚝, 又做过全是spa, 所以即便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影,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可是没有节制的报应总是来得出其不意。

夜里两三点,秦时月看完电影打算睡了, 却感觉胃部一阵隐隐作痛。

时不时的胃痛也是老毛病了,她没管, 喝了点热水就钻进了被窝。

然而在床上翻来覆去近两个小时后,床单上已经浸了一层湿汗。

秦时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四点四十五。

正是黎明前最黑的时候,窗外一点亮光都没有。

秦时月又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肠胃却越发难受,疼痛被黑夜放得无限大。

几分钟后,秦时月强撑着坐了起来, 思来想去,还是给时宴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对方却很快接起。

“舅舅,你还没睡?”

时宴没回答她这个问题。

“你有事?”

秦时月被折磨得筋疲力尽,也没心思想其他的,虚弱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快要断气一般,“我胃疼……”

电话那头的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说:“把衣服穿好。”

秦时月没听清楚:“嗯?什么?”

“起来穿好衣服, 我带你去医院。”

挂了电话, 秦时月刚换好衣服,门铃就响了。

她捂着肚子走过去开门, 见时宴衣衫整齐,但好像穿的还是白天那套, 没换过衣服。

“舅舅,你没睡啊?”

时宴还是没回答她这个问题,打量了一眼她苍白的脸色,皱了皱眉,说道:“能自己走吗?”

秦时月耷拉着眼皮点了点头,“还行吧。”

时宴看着她,叹了口气,转身蹲下。

“上来。”

-

深夜的酒店安静得能听见外面的风声。

秦时月趴在时宴背上,这个近距离,才闻到时宴身上有淡淡的酒味。

“舅舅,你喝酒了啊?跟谁啊?”

时宴没有理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她紧紧揪着,还一阵阵地抽气。

都疼得冒冷汗了,秦时月却还在想,她舅舅平时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并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不仅如此,和他亲近的人会知道,他护短起来简直不讲原则。

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看,这绝对不是可圈可点的优良品质。

但对于女人来说,这完全是无法拒绝的特质。

所以,没有女人能拒绝她的小舅舅,没有!

“舅舅,你今天问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这时候,秦时月还不忘关心她舅舅的终身大事。

“没什么。”

“唉,我跟你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秦时月声音越来越弱,几乎是咬着牙忍住疼痛在说话,“像你这种男人,只要你稍微主动一点,没有女人能抵挡你的魅力的,我别的地方脑子不行,但这方面是很懂的,你再加加油,天下你都有。”

“闭嘴。”

“哦……”

到了医院,值班医生给秦时月检查了一下,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段时间春节,大大小小的聚会没断过,光是酒都比平时多喝不少,加上今晚吃了些生蚝,所以这急性胃炎来得也不算意外。

不过见了医生,知道只是小毛病后,秦时月瞬间就觉得舒服多了,坐上车后还刷了会儿微博。

在医院折腾了一会儿,出来时,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新春的树枝在清晨的雾气中冒了嫩芽儿,环卫工人已经拿着扫把开始清扫公路。

今天应该是个艳阳天。

秦时月打了哈切,盘算着回去补个觉后,去青安的地标性建筑中心公园逛逛。

思及此,她便想问问时宴有什么安排。

一转头,却见他靠在背椅上,闭着双眼,平静得像是睡着了。

但秦时月知道他没睡,并且心情似乎不太好。

半夜被折腾进医院,换谁心情都不会好,因此秦时月很有自知之明的闭上了嘴。

许久,在秦时月也昏昏欲睡时,身旁的人突然开口了。

“回去收拾一下,我们回家。”

“啊?”秦时月倏地清醒,“昨天才来呀,怎么就回家了?”

时宴慢慢睁开眼,摘下眼镜,揉了揉眉骨。

“你病了。”

“其实我……”秦时月摸了摸肚子,“还好吧。”

她这胃炎是老毛病,来得快也去得快,只要吃了药休息一阵儿便能恢复元气。

可时宴的语气不容置喙。

一想到回家做不了什么就又要上班了,秦时月脸皱成一团,丧气地看着窗外。

“唉,感觉几天假期过得好快,回去又要上班了。”

时宴:“那你不去了。”

一听时宴那冷冰冰的声音,秦时月立刻否认,“没有没有,我没有不想去,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学到很多东西,使我成长。”

时宴戴上眼镜,轻笑了声,又刺得秦时月一阵激灵。

“不想去就别去了,在家养病。”

他这么一说,秦时月顿时就觉得自己得个胃癌也值得。

“嗯,舅舅你说得对,我最近身体确实不太好,得好好养养。”

-

清晨,王美茹赶早去超市抢了最新鲜的菜,回到家里还不到九点。

她习惯性去敲郑书意的房间门,里面没动静,便直接推开。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床!”

话音落下,却见郑书意抱着腿坐在飘窗上。

王美茹阴阳怪气一番,“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郑书意披散着头发,回头看了她一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王美茹上下打量她几眼,“心情不好?”

“没有啊。”郑书意朝她挥挥手,“妈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王美茹努努嘴,轻轻带上了门,转头却跟郑肃碎碎念了起来。

“大过年的,你不去关心关心你女儿?起这么早是要干嘛?中邪了似的。”

郑肃洗着菜,抱怨道:“人家起晚了你要骂,起早了你也不满意,我看你就是找事,后天等她回江城工作了,你又想的不行。”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