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三十一章
设置

第三十一章(1 / 2)


第三十一章

很明显, 郑书意的妈妈对她这番说辞持完全不相信的态度,而郑书意又拿不出什么强有力的证据。

其实真要找个异性朋友帮忙糊弄一下也不是不行,但以郑书意对爸妈的了解, 这戏一旦演了, 就得一直演下去。

若是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一个谎言,想想也是麻烦,那还是算了。

而郑书意的妈妈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 没个两天,便把一切安排妥当了。

周三下午, 郑书意就收到她妈妈发来的几条消息。

饲养员:帮你安排好了,就这周六下午六点,去见见人。

饲养员:找了个和你们工作地点折中的地方,就江城CBD那边,廊桥餐厅。

饲养员:这家餐厅很贵,你记得回请个好的,钱不够跟妈妈说。

饲养员:我把帅哥的微信给你。

郑书意:……

郑书意:我不加!

饲养员:你不加到时候怎么接头?

郑书意:加了很尴尬, 我反正不加!

饲养员:也行,反正你一到那里,只管找最帅的那个就行了。

郑书意:杰尼龟冷笑.jpg

饲养员:你知道一般人入不了妈妈的眼,但这孩子是真的不错,比你大个几岁,还在我们学校上学的时候就是风云人物。

饲养员:从小就招女孩子喜欢, 没办法, 长得帅是这样的。

饲养员:学习成绩又特别好,人家一路读到博士, 又去游学,很有想法的一个人。

饲养员:而且特别懂礼貌, 还孝顺,还自立自强。

饲养员:别看人家里条件这么好,但人家上大学就开始自己养活自己了,多独立自主一小伙子啊。

郑书意看微信上面还在源源不断现实“对方正在输入”,连忙打断她。

郑书意:知道了!我要开会了!

饲养员:好的,乖女儿相信妈妈的准没错,你会喜欢这个男人的。

饲养员:[玫瑰][玫瑰][玫瑰]

饲养员:美好祝福送给您.GIF

开会是真的要开会,郑书意气冲冲地拿着电脑站起来,并一把将手机反扣在桌面上。

孔楠给她这突如其来的脾气吓了一跳,边走边说:“怎么了?”

“是祸躲不过,躲不过。”郑书意抿紧了唇角,摇头道,“我妈动作真的快,已经给我安排好这周六相亲了。”

“这么快?!”孔楠给听笑了,“催婚我理解,可是你怎么看也不是需要相亲的人吧?”

――“什么?”

走在旁边的秦时月本来在专注地玩手机,听到这话,连忙问,“书意姐你要相亲?”

郑书意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秦时月:“可是,你不是要……”

“我妈逼的。”郑书意皱着眉说,“你以为我想去啊?”

秦时月慌了:“那你不去呀!我们不是说好周六我请你做spa吗?”

郑书意欲言又止半晌,最后只说了一句话:“催婚的烦恼你不懂。”

像郑书意妈妈这种人,看似温柔和蔼,实则执拗得紧,甚至还有些古板。

与其跟她硬碰硬,不如依着她的意思去糊弄糊弄。

只是开完会回来,郑书意还是有些意难平。

下班回家的时候,她还连续收到几次她妈妈的微信,给她发了几张那个男生的照片。

其实人长得是挺不错的,气质干净,也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

但与同样戴眼镜的“斯文”时宴所散发的气场截然相反。

这个男生身上有一股谦逊温和的气质。

郑书意随意划了划屏幕,自动就跳到了时宴的照片。

一瞬间,便觉得这个男生黯然失色了。

说起来,时宴那边还没搞定呢……

想起时宴,郑书意突然灵光一闪,联想到曾经看过的一部韩剧,脑子里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她告诉时宴,她被逼着去相亲,不知道时宴会怎么回答。

会不会像韩剧里那样,让她不要去。

又或者,暗戳戳地不爽。

可是等她真的打开手机,打算找时宴的时候,理智说服了她。

以时宴的性格,可能会回她一个“加油”。

-

转眼到了周六下午五点。

郑书意在梳妆台前坐了好一会儿,手里拿着粉扑,却半晌没动。

她一方面自持形象,想着即便是被迫相亲,也不能邋里邋遢地去见面。

一方面又想,万一打扮打扮,对方就一见钟情无法自拔了那可怎么办哦。

愁人。

郑书意纠结了许久,最后还是化了个淡妆,穿了一套旧衣服出门。

约的地方在CBD,堵车是常事。

而郑书意本就不是自愿去的,便没提前出门,没想到就还真的迟到了几分钟。

她走进餐厅,凭借对照片的印象,一眼便看见了坐在窗边的男人。

和照片上无差,衣着简单,安静地坐在那里,也没玩儿手机,就着桌边的书籍翻看。

郑书意连忙走过去。

“您就是喻游喻先生吧?不好意思,路上堵车迟到了,实在不好意思。”

喻游抬头,淡淡地看了郑书意一眼。

“没关系,我也刚到。”

见他这么淡然,郑书意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喻游:“你先坐。”

落座后,席间气氛就这么沉了下来。

喻游也莫名其妙地叹了口气,抬手叫了服务员。

“先点菜吧。”

郑书意说好。

-

其实喻游这个人,虽然学富五车,但并非书呆子,算得上能言善道。

但这一场相亲,前二十分钟,基本都是喻游在说,郑书意在应声儿,她从来没有主动挑起话题。

直到菜上齐了,喻游给郑书意添了一杯柠檬水,打量了她两眼,直截了当地问道:“你是不是被家里逼着来的?”

郑书意:“……”

她心一横,便直接承认了,“是,我妈非要我来。”

想不到喻游却释然似的笑了一下,“其实我也是。”

听到这话,同样的,郑书意也舒了口气。

“我才二十五岁,其实真没到那个时候。”

“嗯,你还年轻。”喻游说,“我已经三十岁了,家里很着急。不过我目前是完全没有成家立业的想法,没有那个精力,也没有心思去经营一段感情,甚至婚姻。”

两人一对上眼神,都露出了理解对方的表情。

-

与此同时,时家会客厅沙发上,不知谁放了一本前两期的《财经周刊》。

时宴随手拿起来,封面重点title便是关向成。

他直接翻到那一页,题记后写着“郑书意”三个字。

这篇采访稿已经刊登许久,时宴却一直没工夫去看。

现在看见了,他随手翻了翻,却看沉了进去。

连时光文跟他说话都没听见。

“时宴?”

时文光敲了敲他手里的杂志,“你没再听我说话?”

时宴合上杂志,“在看关叔叔的访谈,怎么了?”

时文光径直问道:“听说你最近跟一个女演员交往?”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