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二十九章
设置

第二十九章(2 / 2)


他就坐在那里,也没往这边看,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关济没听清她在嘀咕什么,也不在意,又跟她聊了一会儿,便挥手叫饲养员过来。

“今天天气也舒服,你们要不试试看骑马?”

郑书意去看毕若珊,询问她的意思。

毕若珊本身就对骑马很好奇,又见关济这个主人家对她们这么热情,当然不会别别扭扭地拒绝,当即点了点头。

郑书意便笑着说道:“好啊,那麻烦关先生了。”

关济:“不客气。”

他今天穿着一身宽松的毛衣,浑身舒服,性质便更高昂了,活动活动肩颈,说道:“我今天也是来玩的,没什么事,可以教一下你们。”

看看,人家初次见面都这么热情,而时宴还像一尊佛一样,愣是岿然不动。

郑书意一想到就来气。

“你很闲?”

一道男声突然响起,“那你火急火燎地打电话把我们叫来干什么?”

马厩里三人纷纷回头。

郑书意和关济靠得很近,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敛。

外面的日光亮得有些晃眼睛。

时宴站在门口,背着光,整个人嵌在光影里,身形被勾勒成清晰的剪影,颀长挺拔,即便他有些松散地靠着门边。

关济被他突然噎了一下,莫名其妙地,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时宴也没真要等关济说什么,随即便看向郑书意,“你怎么来了?”

郑书意不知怎么,总觉得时宴的目光有些咄咄逼人。

她下意识地往后挪了两步,却还闷闷地说:“马场又不是你家的。”

毕若珊在一旁听着,突觉这郑书意怎么突然开窍了,终于懂了她这几天的点拨,于是默默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时宴听见郑书意这语气,本就眼神一凝,再看她往关济那边靠,便上前几步,逼近她。

“是吗?但我一句话可以让你进不来。”

郑书意:?

她是真的被时宴给呛得又气又恼。

但还没开口,关济便插了话:“你们认识啊?”

关济可不是个愣头青。

光是时宴和郑书意这一来一回的两句对话,他便能迅速摸索出两人不寻常的关系。

但以他对时宴的了解,似乎又不该是他想象中那样。

这莫名其妙的□□味儿,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

时宴看了一眼关济,似乎是懒得理他,径直朝郑书意走去。

关济却在这个时候想着缓解气氛,转头对郑书意说:“既然是时宴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你当自己家随意玩开心就好。”

他这话,时宴怎么听怎么刺耳。

时宴:“我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关济:?

郑书意听着这话,理解岔了,一口气顺不下来,看了时宴一眼,咬着牙笑道:“是啊,我们不熟。”

话音落下,时宴脚步一顿。

郑书意又对关济说:“这样麻烦您不好吧。”

时宴站到郑书意面前了,却又没说话,目光一寸寸地从她脸上扫过。

看他在那里盯来盯去的,毕若珊很有眼色地挪开了些,但关济的行事作风就完全不同了。

他突然往人面前一横,说道:“有什么不好?我爸都跟我打了招呼让我好好照顾你们,走吧,我给你们找点护具。”

郑书意立刻笑着说:“好呀,谢谢关先生啊。”

和关济一同经过时宴身边时,她下巴一抬,似乎在说“人家主人邀请我的,怎么滴?”

时宴缓缓转身,单手入袋,视线追随着他们的背影直到离开马厩。

半晌,才鼻腔里冷哼一声。

-

由于这会儿已是隆冬,比郑书意上次来的时候要冷得多。

加上她又穿得方便,所以只需要脱了外套,再戴上一套护具便足够。

安静的更衣间里,郑书意低头摆弄着护具。

或许是因为这一套护具比较复杂,或许也是因为她有点烦躁。

半天弄不好,郑书意一急,直接把腰带抽了出来。

突然,背后的门帘拂动,属于时宴身上的气息挟裹着冷风挤了进来。

郑书意一惊,还没反应过来,手中侧腰带便被人抽走。

随即,时宴双臂从她腰腹间绕过,迅速地扣上腰带,利落一拉一系,人便被腰带一同箍进他怀里。

郑书意后背紧紧贴着他,整个人还被他的双手箍着。

狭小的更衣间里,耳边拂过时宴的呼吸,连鼻尖也萦绕着他衣服上的香味。

他没有松开手,郑书意也一动不动。

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呼吸声,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浓重。

以及,有人心如擂鼓。

直到时宴的声音在郑书意头顶轻轻响起。

“前两天不是还想睡我,今天就不熟了?”

郑书意:“……”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