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
  1. 派派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错撩
  4. 第十六章
设置

第十六章(1 / 2)


第十六章

体育馆外五百米的路, 足足开了七八分钟。

穿过十字路口,车流分散,大路便一下子畅通起来。

时宴开车的时候, 习惯放松地靠在背椅上, 修长的手指骨节匀称,不曾用力握着方向盘,掌控感却十足。

具体表现在, 现在的车速其实很快。

郑书意抓紧安全带,直挺挺地坐着, 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景象,头都不敢转一下。

直到下一个路口红灯亮起,时宴踩了刹车,慢悠悠地转过头来。

虽然他没有说话,郑书意也没有看他,但能猜到此刻他的眼神表达着什么。

郑书意直视前方,平静地眨了眨眼睛, 说道:“我再想想。”

“嗯。”

时宴手肘撑到方向盘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还没编好吗?”

郑书意:“别着急,考试还有九十分钟作答时间呢。”

时宴不再说话,注意力再次回到路况上。

看着车一路狂奔,郑书意突然想起个问题。

这是往哪儿开啊?

她偷瞄了时宴一眼,见他好像懒得搭理她了, 也就没有多问, 默默闭上了嘴。

安静的环境下,郑书意缓缓弯下腰, 伸手揉了揉脚踝,直吸气。

“好疼啊, 真的好疼啊。”

“别吵。”

“哦……”

-

一路上沉默无言。

车缓缓离开了闹市区,驶上高架桥,过了江,四周是平坦的绿化带,建筑物很少。

因此,郑书意清晰地看见远处霓虹灯上“江城和睦家医疗”几个大字。

她眨了眨眼,转头去看时宴。

时宴似乎没有感觉到她的目光,降了车速,平稳地开进停车场。

停车后,时宴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绕到副驾驶。

他拉开车门,手臂半撑在上面,躬身看向郑书意。

“下车。”

心里的猜想被证明,时宴还是有一丢丢良心的。

郑书意想笑,但还是要保持着痛苦的模样,于是极力忍住。

她只伸出一只腿着地,探了上半身出来,却没下车。

“我脚疼,站不起来。”

时宴垂眸看着她。

只要他不说话,在郑书意眼里,就不算拒绝。

夜里的空气又湿又冷,绿植刚浇过水,大片大片地浸着水汽,感知上如同骤然初歇。

“我也走不动的。”

郑书意说话带着颤音,让人感觉这天更冷了。

见时宴还是不为所动,郑书意又开口到:“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崴到脚。”

说完后,她小心翼翼地朝时宴张开双臂。

意思是,背我。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get到她的意思。

时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郑书意,少作点。”

郑书意眉心一簇,眼看着就要哭了。

“谁作了?”她哀怨地看着时宴,“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时宴:“不是。”

郑书意抿了抿唇,“那你……”

时宴:“我没有心,你说的。”

郑书意:“……”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记仇啊,你穿高跟鞋崴脚试试看,就跟被人生生折断脚踝一样,痛死了好吗,哦,你又没有穿过高跟鞋,你是不会……”

时宴不想再听她絮絮叨叨,突然把车门彻底拉开,然后弯腰,一把将郑书意从车里抱了出来。

突然腾空,郑书意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伸手搂住时宴的肩膀。

直到时宴抱着她转身朝医院走去,她才慢慢回神。

她本来只是想让时宴背她的。

此刻她靠在他怀里,能闻到他衣服上清淡的香氛味道,能感觉到他的体温,只要一抬头,脸就能蹭到他的下颌,亲密到无以复加。

郑书意手臂环着他的肩,手臂却悄悄蜷缩。

慢慢感觉到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后,郑书意慢慢把脸埋进了他胸前。

然后,偷笑。

-

医院里灯火通明。

由于是私立医院,病人不多,行走于公共区域的几乎都是医护人员。

时宴抱着一个女人,大步流星走进来,脚步却不急不缓,无形中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郑书意悄悄抬眼,看见两个前台护士靠着询问台,探头笑眯眯地打量他们。

――“喔!好帅啊我的天。”

――“我也想被公主抱耶。”

――“我男朋友只会把我扛起来。”

――“我立刻魂穿那个女生。”

郑书意虽然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但同为女人,能隐隐约约猜到。

她抬头,看着时宴的侧脸,眼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你前女友有没有说过这个角度看你很帅哦。”

时宴对她的彩虹屁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走近急诊室,他停在门前,垂眼看着郑书意。

他一低头,两人四目相对,呼吸交缠在一起。

郑书意莫名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节拍好像开始紊乱,掌心也开始发热。

时宴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语气极冷淡:“你前男友有没有说过你很重。”

郑书意说这句话的语气,有些娇俏,有些羞涩。

时宴似乎在学她,但从他嘴里说出来,除了讽刺,没有任何其他情绪。

“……”

郑书意的呼吸彻底乱了。

调整不回来了。

“没有!”

但我觉得你很有潜力会成为我第一个这么说的前男友。

郑书意在心里默默地接了这一句。

-

“哎哎哎!疼!疼疼疼!”

郑书意坐在床上,医生每动一下她的脚踝,她就惨叫。

“我下手不重的。”

值班医生是个中年女性,看见郑书意这模样,有些不忍心,“有这么痛吗?”

郑书意瞥了时宴一眼。

“我就是怕痛嘛。”

时宴就站在旁边,对郑书意这句话依然毫无反应。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便离开了诊断室。

之后,医生再做检查,郑书意没惨叫过。

“原来是撒娇啊。”医生笑着说,“你这个情况其实不严重,我就说哪儿有这么疼。”

郑书意闷着脑袋不说话。

医生坐回办公桌,一边打字,一边说:“回去后48小时内冰敷,之后热敷,如果真的疼,就用点活血化瘀的药。不要按摩,也尽量不要走动,穿舒服的鞋子,记住了吗?”

郑书意点了点头。

其实已经不痛了。

医生把单子打出来,交给她后,念叨道:“我觉得吧,你男朋友虽然长得挺帅的,但是人太冷漠了,真是铁石心肠。”

郑书意闷哼了声。


设置
字体格式: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回到顶部